【70周年校庆征文】闪烁的浪花

发布时间:2021-04-28作者:访问量:10

近日,我看到“一路相伴·我与卫校的经年往事”征文启事,心潮难平,记忆的长河里泛起朵朵浪花。

1961年,我毕业被分配到吕四地区医院,后调至南通市中医院工作,直至1996年退休。护校的三年学习,让我明白了“白衣天使”的深刻含义以及“救死扶伤”的神圣职责,“南丁格尔”形象早就根植在我心中。时任学校教导主任范老师曾这样谆谆教导我们:“作为护士,一定要胆大、心细,因为我们掌握着人的生命!”毕业后的我们工作条件十分艰苦,做夜班是一周调班制,中间没有休息。当年的启东没有电灯,是用“美孚灯”“煤油灯”,甚至用火油放至小瓶里,瓶盖戳洞,再用线头放入,点火照明。小小油灯的光芒划破黑暗,我们睁大眼睛扎针,为病人输液,也正是这一盏小小油灯,与我心中的明灯“南丁格尔”交相辉映。

启东是沿海地区,海防前线。那些年里,我们经常半夜练兵,医护人员几乎是在黑暗时候替“伤员”输液,摸黑输液完全是凭感觉。后来还实行医护一条龙,这对我们护士是挑战,也是一种激励,正是在这种环境下,我学到了不少的东西和技术操作。例如我们可以在医生直接指导下做各种穿刺,如腹穿、胸穿、骨穿、腰穿等(这些原来是医生做的),这些技能对我们以后在临床上碰到特殊病人急救的关键时刻十分有用。

回首往事,历历在目,让我心潮澎湃。当初在学校里大搞钢铁、劳卫制体操,由于我当时体质很差,几乎什么都参与不了,大搞钢铁没力气,劳卫制体操还是两个同学拖着我完成了800米的赛跑(要求是全班全部及格)。一开始时我不敢上解剖课,直到现在我还记得,我们当时的解剖老师汪锡环叫我去指一下大骨头的一个位置时,我吓得全身发抖,脸色煞白。现在回想起来,当时要再勇敢些、坚强些就好了。

如今我已退休。作为一名从卫校毕业的护士,我感到十分光荣。2019年夏,我唯一的孙女迎来了高考,全家认真讨论,力荐她报考医学院校,为祖国卫生健康事业输送人才。如今孙女光荣地成为一名医学新兵,盼她淬火成钢,有所作为。

2020年在电视上看到武汉暴发新冠肺炎,全国人民在习主席的领导下,积极抗击疫情,我们南通中医院也派了医生去支援,我很激动,也为我们的医护人员感到骄傲。如果我再年轻30岁,我必主动请缨,逆行武汉,参加这场没有硝烟的抗疫战斗!

我在护士岗位上工作了三十六年。人生如潮,历经春秋寒暑、艰难困苦,如今耄耋之年的我,也曾激扬青春,勇立潮头!

汪林坤


返回原图
/